当前位置: 首页 >风云人物> 李因 李因明末清初女诗人、画家生平简介,李因作品

李因 李因明末清初女诗人、画家生平简介,李因作品

【转载】作者:文多历史 2021-4-1
评论(0
分享

李因 李因明末清初女诗人、画家生平简介,李因作品


李因(1610-1685),明末清初女诗人兼画家。

字是庵,号龛山逸史,晚号此生。

会稽(今绍兴)人,一作钱塘(今杭州)人。

早年为江浙名妓,后嫁光禄卿葛征奇为妾,工画山川、花鸟,疏爽隽逸,毫无男子纤弱之气。

亦工诗,著有《竹笑轩吟草》等,诗笔清奇,有中唐遗韵。

人物生平李因,出生清贫,资性警敏,耽于念书,没有喜修饰,常“积苔为纸,扫柿为书,帷萤为灯”,苦学成才。

早年为江浙名妓,海宁人光禄卿葛征奇见到其《咏梅诗》中有“一枝留待晚春开”之句,对于其才干大为惊叹,顿生爱慕之心,纳为侍妾。

婚后随葛职务调动,“溯太湖、渡金焦、涉黄河、泛济水、达幽燕”,15年中多少乎跑遍半其中国,仍不知疲倦,嗜书成癖,即在旅途、车船、驴背,均没有忘念书吟诗。

时值明末,天灾人祸,一次乘舟过宿州,叛乱猝起,行李首饰尽掉,独抱诗稿而逃。

明崇祯十六年(1643)出诗集《竹笑轩吟草》跟《续竹笑轩吟草》各一卷,共260余首,多为旅途之作,其诗笔清奇,有中唐遗韵。

征奇为其诗集作序,称其诗“清扬婉妩,如晨露初桐,又如微云疏雨,自成逸品,即老宿臣公没有能相下。

”李因擅墨笔山川、花鸟,颇自傲,自比唐王维。

山川法宋人米芾、米友仁父子,多用水墨点染,“以烟云掩映树石”,苍老无闺阁气。

亦工芦雁。

征奇尝坦言:“花鸟我没有如姬,山川姬没有如我。

”其夫每加以题跋,必在画上钤以“介庵”的印章。

葛征奇跟李因的字号分手是“介龛”与“是庵”,“介庵”是从两人字号中各取一字而成,可见两情面感之深。

李因花鸟画以陈淳为师,尝以沉香木刻像奉之。

其画多用水墨,幽淡欲绝,于形似之外求其神,在中国现代女性画家中非常难得。

画不只得陈淳之真髓,还注重效法造化,寻求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境界。

据画史记录,李因“每遇林木孤清,云日激荡,即奋臂振衣,磨墨汁升许,劈笺作花草数本。

”经由没有懈尽力,她终极在创作上避开了女画家惯有的构图吝啬、笔致纤弱等弊端,以洒脱随便及疏爽隽逸的艺术风貌备受时人称许。

清窦镇《国朝字画家笔录》中对于李因花鸟画的评介:“水墨花鸟苍古静逸,颇得青藤(徐渭)、白阳(陈淳)遗意。

所画极有笔力,无轻弱态,过后声誉甚隆,真闺阁魁首也。

”陈维崧在《妇人集》也称她:“作水墨、花鸟,幽淡欲绝。

”。

清顺治二年(1645)葛征奇逝世,李因35岁,尔后40年中,困窘悲凉,四壁萧然,有时没有能举火,以纺织为生,兼作画自给,虽历经顺治、康熙两朝,却始终以明人自居,在画中从没有署清代年号。

暮年仍发奋学习、写作,正如自述所谓“鹤发疏松强自支,挑灯独坐苦吟诗”。

厥后期之诗,格调愈加深厚。

论者谓“沈郁抗壮,一往情深,有烈丈夫所难为者”。

小我私家作品著述有《竹笑轩吟草》、《续竹笑轩吟草》、《莲鸭图》、《秋暮书怀》等。

黄宗羲曾为她作传。

现……

【李因】李因:自比唐朝王维的女画家,有中唐遗韵


王维是盛唐时代的有名诗人,唐代山川田园派的代表,其诗词字画造诣存在必定的高度,昆裔能超出他的微不足道。

然竟有一位姑娘自比可与王维攀高下,她便是明末清初女诗人兼画家李因。

李因真的存在不凡的能力吗必修她果然可与王维相媲美必修都说富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李因便是个典范的例子。

她学习吃苦,长于山川画,对于诗词歌赋亦有研讨,小大年纪下笔成章。

再加上经由青楼技工的调教,她的才气更上一层楼。

李因不管作诗,仍是作画,都没有见男子的荏弱之气,如同幼年墨客疏爽隽逸。

她的脾气爽朗豪迈,没有喜欢装扮,没有注重外表。

正应了“诗人外表是邋遢的,心坎是圣洁的。

”这句话。

十多少岁的李因,曾经名声大振,响彻江浙一带。

来找李因求字的,求画的,纷至沓来,赞赏她有中唐遗韵。

李因怅然忙的不可开交,绝不羞怯自比唐朝王维。

现代男子结婚较早,恋情早在她心里糊涂地抽芽了。

只是她目光高远,看没有下身边那些寻欢的汉子,她的诗又有多少人能真正读懂必修“一支留待晚春开”真逼真切隧道出了她的情怀。

恋情往往便是一见倾心,海宁人光禄卿葛征奇对于李因的诗大为惊叹,被她的才气所折服,会见后当即抉择娶她。

人人间的婚姻联合,慢的就像赛马拉松,快的如闪电。

李因何乐不为随着葛征奇,哪怕去海角天涯。

李因被葛征奇纳为侍妾后,随葛征奇职务的调动,果然跑遍了泰半其中国。

这期间,她的山川画作品之多,且品质大幅度进步,失去了极度的施展。

葛征奇善画山川,也是很自傲,赶上李因,堪称是井水不犯河水,李因擅画花草。

伉俪曲房静多少,互以绘事为娱。

葛征奇常说:“花鸟我没有如姬,山川姬没有如我。

”李因做完画,葛征奇每加以题跋,必在画上钤以“介庵”的印章。

葛征奇跟李因的字号分手是“介龛”与“是庵”,“介庵”是从两人字号中各取一字而成,可见两情面感之深。

李因花鸟画以陈淳为师,尝以沉香木刻像奉之,寻求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境界。

在现代女画家中非常难得。

她的诗集收录她的诗二百余首,多为旅途中所做。

这期间另有个传说,明末社会没有波动,她在途中突遇和平,居然丢下金银首饰,也要抱着诗作画稿。

可见,李因对于本人的作品,看的如许首要啊。

文人都一样,视本人的作品如孩子,被他人盗去颁发,都到处维权,又急又气,更别说丧失了。

李因与葛征奇在一同生涯,只是十多少年的好光景。

葛征奇逝世后,李因终身未嫁,以纺织为生,兼作画自给,暮年仍发奋学习跟写作,格调愈加深厚。


【李因】


分享:

加入收藏

标签: 标签:
+0

+1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精品推荐

Copyright © 2007 - 文多历史.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