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风云人物> 廖耀湘 辽沈战史:国军将领廖耀湘是如何战败被俘

廖耀湘 辽沈战史:国军将领廖耀湘是如何战败被俘

【转载】作者:文多历史 2021-3-24
评论(0
分享

廖耀湘 辽沈战史:国军将领廖耀湘是如何战败被俘


1948年10月辽沈战斗中,公民党将领廖耀湘败北被俘,后于1961年12月作为特赦战犯被开释。

1968年12月2日病逝,骨灰盒安放在八宝山反动公墓。

五大王牌军”第六军军长廖耀湘廖耀湘,1906年4月12日生于湖南邵阳县北…1948年10月辽沈战斗中,公民党将领廖耀湘败北被俘,后于1961年12月作为特赦战犯被开释。

1968年12月2日病逝,骨灰盒安放在八宝山反动公墓。

五大王牌军”第六军军长廖耀湘廖耀湘,1906年4月12日生于湖南邵阳县北乡酿溪镇土桥村,其家道算是小康境地。

祖父艺圃公,是一位学堂先生,曾于乡里设馆授徒。

父亲半耕半读。

耀湘(耀为字辈名)这个名字显然寄予着祖父跟父亲望其光大门楣、名耀三湘的冀望,而他的表字“建楚”也恰是名的引申,耀湘一定有建楚之才。

廖耀湘六岁时,他在祖父的指点下,开蒙念书,念祖祖辈辈传上去的“四书”、“五经”,等他略知经籍精义时,清廷曾经退位多少年了,因为有一帮三湘英才介入创立平易近国,此地开风尚之先,有着远见的廖父感到科举早已废止,仅仅凭读古书是很难有出息的,读新私塾,放洋留学才是成才邪道。

1918年,受过六年传统学堂教育的廖耀湘考进了县破低等小学,接受古代教育,之后逐步步入军队生涯,曾任蒋介石“五大王牌军”之一的新编第六军军长。

黄埔军校第六期结业,后留学法国,回国后加入南京捍卫战,1940年同杜聿明带领中国远征军赴缅甸抗日,为抗打败利作出了首要奉献。

1948年,在北满休整的林彪军队已非昔时四平之战的西南联军了,但蒋介石仍认为能够在西南决斗,剿灭林彪的军队。

廖耀湘辽沈战斗,第一阶段便是锦州之战,锦州的首要性毛跟蒋都看到了,谁篡夺锦州,就能盘踞通向华北的通道,对于国军来说,锦州没有掉,西南军队跟华北傅作义军队能连成一体,可攻可守。

林彪的军队起首防御驻守在锦州的范汉杰守军,蒋介石没有乐意锦州沦陷,西南跟华北的通道被斩断,下令沈阳邻近的廖耀湘兵团西进,驰援锦州。

1948年10月23日,廖耀湘部向黑山、大虎山提议固守。

共产党军东野第10横队司令员梁兴初下令各师:“苦守3天,没有让敌人行进一步!”经由3天鏖战,第10横队守住了黑山、大虎山,使廖耀湘兵团得到了西进的可能跟南撤的可贵光阴。

廖耀湘剧照廖耀湘以5个师的军力连日攻打黑山、大虎山阵地受挫,西进有望,于25日晚命令向西北营口标的目的撤离,但行至台安邻近便遭共产党军自力第2师阻击,廖耀湘误认为是共军主力,犯了一个致命的不对,他下令军队往东走,跟沈阳的军队汇合,可林彪早有两个横队在哪里一张一弛。

如斯兵团10万人马全体堕入共产党军东野五十万雄师的重重包抄。

廖耀湘此时已知败局已定。

廖耀湘为啥死活没有乐意跟常胜将军韩先楚握手必修韩先楚的第3横队仅用3个小时,……

【廖耀湘】辽沈战役神秘的内蒙古骑兵师:阻击廖耀湘兵团


西南三年解放和平中,在内蒙古东部地域活泼着一支以蒙古族为主,包含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回、满、汉各族兵士组成的内蒙古马队军队。

这支马队军队于烽火中诞生,在战役中生长,先后加入相识放军同公民党军争取西南的一系列战斗、战役。

特殊是内蒙古马队第一师(师长王海山、政委胡昭衡)、第二师(师长白音布鲁格、政委胡秉权),在辽沉战斗中与西南野战军主力严密合作,禁受了严重的考验跟锤炼,为西南的解放作出了汗青性奉献,写下了辉煌的篇章。

马队第一师衔命阻击驰援锦州的廖耀湘兵团经由解放军夏、秋、夏季攻势后,西南战场敌军坚守于长春、沉阳、锦州三个伶仃地域,处于欲守有力、欲走难舍、迟疑张望、矛盾重重的形态。

依照中央军委、毛泽东的决议,西南人平易近解放军捉住决斗时机,起首在西南战场上与公民党部队进行决斗,提议了辽沉战斗这场大剿灭战。

在这一大战斗提议前,内蒙古马队师为保证西南野战军主力进行休整,衔命对于沉阳外围新平易近之敌履行封锁、围困。

1948年3月中旬,马队第二师挺进到铁岭、法库、彰武一带,对于沉阳之敌进行监督,随后介入围困新平易近、封锁沉阳,避免敌军突袭,冲击敌人的骚扰跟抢粮。

8月8日,马队第二师(暂缺第二十四团)衔命撤回内蒙古右前旗葛根庙整训,将封锁沉阳、新平易近守敌的义务移交给马队第一师。

第一师衔命进至法库、彰武、新平易近一带,合作辽北军区军队,对于该地域之敌继续进行监督、封锁、围困,为西南野战军主力军队战斗前的休整、练习,及进行策略决斗的预备工作跟履行荫蔽地策略睁开,起到了前卫、警惕作用。

9月,依据西南野战军司令部下令,马队第二师(包含第一师第三团)执行围困长春、堵击长春解围之敌的义务;第一师(缺第三团)接受第十横队指挥,在辽西的黑山、大虎山一带,阻击由沉阳、新平易近西进援锦之廖耀湘兵团。

辽沉战斗于1948年9月12日提议。

9月24日,马队第一师衔命连夜冒雨动身,渡柳河西进150余里,达到厉家车站邻近,堵击妄图西窜之新平易近敌军。

监督数日,未发觉驻新平易近之敌七十一军情形有重大变动。

9月30日,第一师又转回绕阳河、大柳河之间地域,以白马厂为核心,踊跃自动地进行辽阔纵深搜寻。

10月5日,十纵依据西南野司下令,将马队第一师的阻击义务改在半拉门以南地域,沿绕阳河两岸进交运动进攻,阻击敌军渡河。

10月12日,敌廖耀湘兵团主力进至彰武、新破屯一带,但在西南野战军节节阻击下,停顿迟缓。

此时,解放军攻锦主力已清除锦州外围之敌。

10月13日,十纵依据敌情变动,调剂军力安排,下令马队第一师到半拉门接替十纵第三十师防线,保证主力侧翼保险。

第一师在赴西孙家荒交代途中,遭敌机扫射、轰炸,人马略有伤亡。

当第一师达到时,敌马队一部已趁机侵入我八家子……


【廖耀湘】兵临曼德勒:中国远征军史上廖耀湘最遗憾的一战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野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间隔不外多少十公里,却没有得没有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虎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军队大肆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端返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斗。

回味无穷的是,此次攻打作战,防御军队摆了个分红左、中、右三横队的奇异队形。

负责主攻的,是左路孙破人所部中国远征军军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东南向西北标的目的攻打行进,目的直指八莫。

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彷佛是要清除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接应军队,掩护新一军对于八莫的攻打。

而在这支接应军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明其妙的右横队,这个右横队没有是中国部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斗的侧翼莫非还没有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这个参军事角度看有些怪僻的声威没有免让人遥想。

实在,只需看看舆图,谜底就跃然纸上了。

廖耀湘所部攻打的目的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

昔时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便是出动一个师团,经由过程森林交叉,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懒核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渐入佳境的。

更首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明白表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

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调查的时分,只管途径情形很蹩脚,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动身,下战书就能够达到西堡。

实战中新六军倒不自力实现义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合作下,两支凶神恶煞的中国远征军交织行进,岂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并且继续向南挺进,先锋军队第50师不断打到曼德勒郊野,攻占了号称“曼德勒流派”的皎美镇(Kyaukme)跟南燕镇(Namyeng),间隔缅甸古皇宫直线间隔只有多少十公里。

这时,曾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繁向南或向东溃败,良多经由过程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假如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昔时,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离一鸣惊人的斯瓦逐次抵御作战,就产生在曼德勒的南面。

昔时那一仗打得没有错,倒是溃退中的战役,随后的野人山大撤离令人切齿痛恨,军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没有到3,000人走出森林。

能够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然而,政治却没有容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

在他南翼的谁人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自己的,没有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老兵回忆,只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当前,中国兵睡到深夜却发觉日军越过英军阵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

分享:

加入收藏

标签: 标签:
+0

+1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精品推荐

Copyright © 2007 - 文多历史.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