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风云人物> 史坚如 史坚如是怎么进行暗杀行动的 事后的结局是什么

史坚如 史坚如是怎么进行暗杀行动的 事后的结局是什么

【转载】作者:文多历史 2021-3-29
评论(0
分享

史坚如 史坚如是怎么进行暗杀行动的 事后的结局是什么


暗害行为史坚如与邓荫楠授命后,当即赶赴广州。

后来,史坚如按筹划踊跃安排广州武装叛逆。

史坚如与其兄史古愚拍卖了各自名下的一局部家产,作为叛逆经费。

为了完成议定的“腹背夹攻,篡夺广州”的筹划,史坚如应用广东清军外部矛盾,交结了一批旗人,策动他们进行叛乱;同时,他又联络了广州城外的一批会党与绿林,商定光阴,在广州成内旗人动员叛乱时,聚众向城内防御,内外夹攻,一举拿下广州城。

史坚如将广州举义的日子定在农历七月。

然而,到了预约举义的日子,预备叛逆使用的军械却因故还未运到。

叛逆筹划全被打乱。

后经史坚如紧迫到各方面斡旋,方抉择叛逆筹划延期举办。

但是在这时,惠州叛逆却因泄密而自愿先期动员了。

本来,郑士良、黄福等人到惠州三洲田招集会党,安排叛逆。

没有料新闻走漏,惹起清官府注意。

清两广总督德寿讯大惊,赶忙调派大队清军前去镇压。

郑士良、黄福等人只得于10月8日在惠州匆促起事,与前来弹压的清军激战多日,因预备没有周,饷弹两缺,垂垂没有支。

惠州叛逆军处境危殆。

史坚如在广州听到惠州叛逆军处境危殆的新闻,忧心如捣,千方百计要解惠州叛逆军之危。

他想,若比及预约日期再在广州动员叛逆,那时惠州叛逆军定已失利多时了。

没有如当即施行暗害,将广州的多少个清廷大员除失,使敌人群龙无首,可怕惶恐,造成广州城的凌乱,打乱清方的安排,崩溃清军的军心,并鼓舞反动党人与叛逆军的士气,使得郑士良能在惠州站稳脚和,从容开展。

史坚如将此意与邓荫南等人协商。

他发起暗害满清当局派驻广州的三位最高军事担任人,即两广总督德寿、陆军提督郑润材跟由满人负责的广州将军。

这是满清当局在广州最首要的三位大员。

史坚如的倡议失去了邓荫楠等人的赞成与支撑,获得共鸣,遂制订出缜密的暗害筹划:由邓荫南带领苏焯南、黎礼等人担任偷运火药到广州城内的机密机关,并购洋铁桶三个,作为装放火药的盛具;一个火药桶交给黄福,用来爆炸广州将军衙门;一个火药桶交给李植生,用来爆炸陆军提督郑润材;第三个火药桶交给史坚如,由他亲自来爆炸两广总督府门,炸毙德寿。

显然,两广总督德寿是满清在广州的第一大员,是反动党人最首要的暗害对于象,因此史坚如的暗害义务特殊首要,也特殊艰难。

史坚如经由侦查考察,就以变卖家产所得钱,在两广总督衙门邻近的后楼房街租了一幢屋子。

他用近视丈量法测得德寿卧室的方位跟间隔后,就跟三个同道从室庐内开挖隧道,锹铲并用,昼夜奋战,终于挖成了一条纵贯到德寿卧室上面的隧道,隧道狭隘,仅够一小我私家躬身进退。

接着,邓荫楠从澳门运来一百多斤火药,装入一只特制的洋铁桶中,乘夜搬运到租屋内,安放到隧道的止境,装好雷管与导火索。

1900年10月27昼夜,史坚如第一次点燃引火线后,就锁上房门……

【史坚如】为共和殉难之第二健将 清末刺客史坚如


两广总督衙门地下响起惊天爆炸声广州叛逆浮雕1900年10月28日,清光绪二十六年玄月六日,半夜。

清当局统治下的北国广州城,覆盖在一片阴森可怕的夜色中,多少盏朦胧的路灯照着狭隘龌龊的街道,行人绝迹,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清兵在城内城外巡逻。

在广州城核心的两广总督衙门更是警备威严,岗哨密布,刀枪林破。

此时,以北平为核心的中国北部正被八国联军强占践踏。

慈禧太后与光绪天子于1900年8月14日仓惶逃离北京,于1900年10月26日逃至西安。

中国南部局势也很没有稳。

在广东,经以孙中山为首的兴中会反动党人的策动,于1900年10月8日,由郑士良在惠州一带再次动员武装叛逆。

广州城里风声鹤唳。

两广总督德寿传闻反动党人已有多人潜入广州城中,图谋暴乱与暗害清廷大员。

他晓得本人是反动党人在广州暗害的重要目的,因此惊慌没有安,想方设法地增强本身的警备。

他足没有出两广总督衙门一步,命令调来重兵扼守总督衙门,进出职员严厉审查。

天黑后,更是紧闭衙门一切流派,隔离所有职员进出。

此日夜里,德寿批阅完公函后,又率领亲兵保镳到整个衙门前后巡查一番,以为的确防卫紧密毫无间隙可钻,才释怀地回到闺房安歇。

当心而又昏�的德寿自发两广总督衙门防卫得万无一掉,但他千万不想到,暗害的风险正从他所寓居的衙门屋宇的的地基下向他迫近:总督衙门内宅的地底下,一条仅够一小我私家躬身进退的隧道,已在不知不觉中挖成,自衙门外附近的房屋内伸来,纵贯到得寿卧室的上面。

此时,隧道止境已安顿好一只装满一百多斤火药的洋铁桶。

就在德寿睡下没有久,一条导火索“滋,滋……”地燃向火药桶。

映着导火索焚烧的星光,似地火,将要捣毁腐败衰败的独裁统治机构。

约一小时后,只听一声巨响:“轰——”地底下的爆炸冲天而起,总督衙门的八间屋宇与两丈八尺长的后墙被炸得瓦砾纷飞,墙垣皆塌。

爆炸巨响震荡了整个广州城。

但是,因为德寿的居室稍稍偏离爆炸核心,而不被间接掷中,德寿幸免于难。

宏大的爆炸利巴睡梦中的德寿从床上掀翻于地下,滚出数尺之远。

从睡梦中惊醒的德寿吓得魂不附体,满身哆嗦个没有停。

兴中会谋划的广东第二次武装叛逆筹划爆炸两广总督衙门案发的第二天,一位体弱多病、貌若童贞、举止娴静的年青墨客被清方介子营勇捕捉。

他便是此次爆炸两广总督衙门、谋刺两广总督德寿的“正犯”、有名反动党人、孙中山晚期的密切战友史坚如。

爆炸两广总督衙门、谋刺两广总督德寿,是以孙中山为首的广东反动党工钱合作与支撑郑士良在惠州一带动员的武装叛逆而精心谋划的。

这是辛亥反动预备时代反动党人进行的第一次暗害运动。

史坚如史坚如,原名文纬,字经如,后更名坚如,广东番禺(今广州)人,1879年(清光绪五年)生于一户殷富的……


【史坚如】清末第一刺客当属史坚如 在其死后并追封为上将军


清末第一位刺客,当属史坚如广州越秀区的不祥街,有一条“新墙头街”,为什么叫“新墙头街”呢,本来这里是巡抚衙门的后墙,叫做墙头街,1900年10月被兴中会成员史坚如火药炸塌了泰半边,修复之后,才叫“新墙头”。

这位史坚如义士从小高富帅,家族乃是广东一方富豪,但是他却瞧没有上这大清的所有,包含中国封建时期的儒家道统跟陈腔滥调文章,他二心想的便是济世救国,崇敬的是世史书上那些大豪杰大英雄。

甲午败北,《马关公约》签署,16岁的史坚如更是对于这个卖国的朝廷非常没有满,全日价悲愤欲狂,没有是探讨全国大势,便是练武习枪,以至找日本游勇教习剑术,将有所为也。

而且开端高价销售家族的地盘、屋宇、商铺,积攒财帛,由于价格其实太低,各人都认为他是疯子。

戊戌变法失利,谭嗣同被杀,史坚如更是怒骂慈禧:“此老妇真该杀也。

”他彻底倒向了孙文反动党一派,留学日本,接受反动教育,次年回国,在义跟团事故、惠州叛逆、自主军叛逆的间隙间,动员了一场触目惊心的刺杀。

过后的反动党,岂但把本人看成推进社会提高的火种,也把本人看成公理跟罪行的审讯者,冷酷、忘我,并且极其。

正如《平易近报》所宣传的,“立坏的无当局党之活动有二:曰宣传,曰密交,曰暗害”,“暴君贪吏平易近没有堪命,于是爆弹短铳为博浪之偷袭,此第三法也。

掌此三法者,或称胁击团,或谓执刑团,盍对于于暴君贪吏处以逆平易近之罪,使若辈检查悔悟耳”。

而过后史坚如的第一次博浪之椎,既是义愤所激,也是无法之举。

他过后受孙中山跟陈少白之命,去广州联络绿林会党魁领区新、马王海及防营汉旗练告竣部,共汇合各路数千人,拟定了攻击广州的日期。

但因短少兵器、食粮,无奈动员。

他四出筹措,所得无多少,难济于事。

“拟尽售三万金之家产,以充军费”,又因战乱兵荒,未能完成。

他“心力交瘁,形神锐减,恒绕室徘徊,中夜辄起,仰天叹气,”束手无策,只好脱期。

10月3日,郑士良在惠州动员叛逆。

他因“屡谋呼应,皆没有切当”。

这一次次的挫折多少乎把他逼疯了,叛逆没有成,那么只有赌博冒险了,兴许擒贼先擒王的刺杀可以一举而竟全功。

广东巡抚兼署两广总督德寿乃是满清封疆大吏(过后李鸿章赴北京会谈,德寿专任两广总督),是广州除李鸿章之外的第二人,平时防守极为紧密,近身白刃刺杀或许短枪射杀基本没有可能,那么只能用火药了。

史坚如预备用火药把整个广州巡抚衙门捣毁,他以友人宋少东的表面,在广州巡抚衙门的后花圃邻近租了一间平易近宅。

1900年10月23日,他跟同道们搬进这座平易近宅,开端谋划爆炸运动,他们搬进了200磅阁下的烈性火药,制造爆炸安装,而且在家中日夜没有息地发掘隧道,穿过街道,中转德寿的府邸地下,而后把一罐一罐的火药埋下,衔接上引线,不断忙到26日清晨,史坚如焚香祷……

分享:

加入收藏

标签: 标签:
+0

+1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精品推荐

Copyright © 2007 - 文多历史.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