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风云人物> 张石顽 张石顽著有哪些医学理论?对后世医学都有着什么影响

张石顽 张石顽著有哪些医学理论?对后世医学都有着什么影响

【转载】作者:文多历史 2021-3-31
评论(0
分享

张石顽 张石顽著有哪些医学理论?对后世医学都有着什么影响


论治外感热病首重真假辨证,力辟“伤寒以攻邪为务”之成见,为纠合法时医界弊病,石顽宗先师仲景之经旨,理诸家之纷纭,明确提出论治伤寒必需首明“阴、阳、传、中暇字”(印三阴、三阳、传经,直中)。

如其自述:“夫治伤寒之法,全在得其纲领、邪在三阳,则当辨其经.治一人。

素禀阴虚多火,且有脾约便血证。

十月间患冬温,发烧咽痛,医用麻仁、杏仁、半夏、枳壳、橘皮之类,遂喘逆倚息没有得卧,声飒如哑,头面赤热,伯仲逆冷,右手寸关虚大微数,此热伤手太阴气分也,与玉竹、甘草等,均没有应,为制猪肤汤一瓯,令隔汤顿热,没有时挑服,三日声清,终剂而痛如掉。

猪肤500g、白蜜90g、米粉90g。

寥笙注:本案为虚火上亢咽痛证。

患者阴虚多火,又有脾约下血症,则津液没有足可知。

又患冬温发烧,易于伤津之病,而用半夏、枳壳、橘皮等辛温之味,使阴分更伤,故服后更增喘逆声哑等病变。

最后为制猪肤汤,终剂而病如掉,足见本方确有奇特的疗效。

猪肤性味咸寒入肾,滋肾水而清热润燥;白蜜甘寒润肺,清上炎之虚火而利咽;米粉甘激化中,扶脾止利,使下利止,津液来复,虚火降敛,则咽病胸满心烦诸症,均可打消,为治少阴热化,津液下泄,虚火上炎之良方。

少阴随热下注,没有能回升,故心烦咽痛,如晚世所称的白喉症。

白喉忌表,没有可发汗,亦没有可下,当一意清润,仲景猪肤汤实开其先。

咽痛一症,在少阴有寒有热,痛而肿者为热症,没有肿而痛者为寒症,此为辨证要点。

著有《伤寒缵论》、《伤寒绪论》、《本经逢原》、《诊宗三昧》等。

又著《医通》。

广辑历代医学实践、治法,并载验案,对于外科杂病颇多阐发;末附《祖方》,以为历代撒播的方子,皆渊源于某一祖方(根底方),对于各种方子的整顿,看重临床利用。

张氏是清初三各人之一,可谓一代宗师,临床教训极端丰盛。

《张氏医通》卷帙浩繁,而叙说条理明晰。

体系详细。

为医家案头必备之对象书。

【张石顽】张石顽有着那些辩证观点?他是怎么看待血证的


观念一清初医学三各人之一张石顽论血证,是从气血的最基本处着眼的。

他以为,气血的互相关联,是“血之与气,异名同类”,都为水谷精微所化。

虽然“气主煦之,血主濡之”,并有阴阳、营卫、清浊之分,但营卫气血,相随上下,通行经络,荣周于身,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亲密接洽,可分而没有能截然宰割。

以是后人常说,阳气为阴血之领导,阴血又为气所依归。

探讨血证,没有能轻忽这个关联。

观念二“操司命之权者,务宜外息诸缘,心坎无喘,向存亡机关,下个杆头提高工夫,天然没有落圈缋。

当知医门学识,原无深邃难懂处,但获悉其要领,活法推寻,便可一肩担荷。

又何须收罗百氏,博览群书,开凿寻文解义之端,愈滋多歧之惑哉!”观念三张石顽为西医史上可数的临床妙手之一,故其论学医这一段话,自有甘苦得意的象征,值得看重。

这一段话可分为两层意义。

自“故操司命者”至“时人圈缋”,谓念书须下“坐冷板凳”工夫。

当今社会,声色犬马,干扰日甚,潜心念书者,竟有多少人必修自“当知医门学识”以下,谓念书贵在专注,守住根本阵地,一旦融会贯通,必然武艺猛进。

西医书本虽然浩如瀚海,然迥然不同者居多,。

各类著述只是一个原理的缩小放大,与多少何学上“类似形”原理正同。

此即整体原理的体现之一。

故书不用尽读,而首要书本必需重复浏览。

“中医书越读越多,西医书越读越少,以是说,实在仍是西医易学易通。

”陆懋修说:“学医从《伤寒论》入手,始而难,既而易。

从后世分类书入手,初若甚易,继则浩劫矣。

”可为“根本阵地”的注脚。


【张石顽】张石顽:清初医学家,名璐,字路玉,晚号石顽老人


张璐(1617~约1699),清初医学家。

名璐,字路玉,晚号石顽白叟。

长洲(今江苏姑苏)人。

明按察使张少峰之孙。

少颖慧,习儒而兼攻医。

明亡后弃儒业医,隐居洞庭山十余年,行医著书,至老没有倦。

离乡十六年,辑医书一帙携归家园,故名之曰《医归》。

将个中《伤寒绪论》、《伤寒缵论》刻行。

康熙中。

取《医归》残稿,从头检核检束,并易名《医通》。

另著有《诊宗三昧》一卷(1680),专明脉理;《本经逢原》四卷(1695),《令媛方衍义》三十卷等。

后世汇辑成《张氏医书七种》(又名《张氏医通》)。

张氏与喻昌、吴谦齐名,是清初三大医家之一,可谓一代宗师,临床教训极端丰盛。

所著《张氏医通》卷帙浩繁,而叙说条理明晰。

体系详细。

为医家案头必备之对象书。

1、六部脉中,有少冲跟之气者,等于病脉。

或反见他脏之脉,是本脏气衰,而他脏之气乘之也。

如脾胃虚损,则肝木乘之,故肝强脾弱,右关脉必弦也。

2、朱紫脉,常清虚流畅。

穷人脉,常跟滑有神。

贱者之脉,多壅浊。

贫者之脉,多蹇涩。

先贫贱然后贱,则气郁血衰,脉必没有能流畅跟滑也。

3、贫贱之人恒劳,心肾精血内戕,病脉多虚,纵有内外客邪,没有胜大汗大下,全以顾忌元气为主。

富贵之人藜藿充肠,风霜切体,筋骸素惯委顿,脏腑多系巩固,即有病苦忧劳,没有能便伤神志,一以攻发为先。

4、肥人肌肉丰厚,胃气沉潜,初感风寒,未得即见表脉,但鼻塞声重,涕唾稠黏等于风寒所伤。

若虽鼻塞声重,而咳痰没有出,竭力咯之,乃得一线黏痰,甚则咽腭肿胀者,乃风热也。

瘦人肌肉浅陋,胃气外泄,即发烧头痛,脉来浮数,多属于火,但于辛凉发散之中当顾其阴。

5、东南之人,惯受风寒,素食煤火,外内巩固,以是脉多沉实,所有内外诸邪,没有伤则已,伤则必重,非大汗大下没有能中病。

滇粤之人恒受瘴热,惯食槟榔,内外疏豁,以是脉多微数,按之少实,搏有风寒只宜清解,没有得轻用发散。

江南之人天赋最薄,脉多没有实,且偏属西方木,火最盛,故温病为多,搏发烧身痛,没有可大发其汗,只宜轻剂解肌。

6、新病虽各部脉脱,中部存者,是有胃气,可治。

久病而右手关尺薄弱虚弱,按之有神,可卜精血之末艾,他部虽危,治之可生;若尺中弦急,按之搏指,或粗壮脱绝者,没有治。

7、下指浮大,按久索然者,正气大虚之象。

下指濡弱,久按搏指者,里病表跟之象。

下指微弦,按久弛缓者,久病问安之象。

大致病人之脉,下指虽见乏力,或弦细没有跟,按至十余至渐跟者,必能收功。

若下指似跟,按久微涩,没有能应指,或渐觉弦硬者,必难取效。

分享:

加入收藏

标签: 标签:
+0

+1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精品推荐

Copyright © 2007 - 文多历史.All rights reserved